学科报告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专著>学科报告

体质研究分会:中国体质研究的现状和发展

来源: 发布日期:2011-10-27 20:21:23浏览:10547次

 

中国体质研究的进程与发展趋势

江崇民1,张一民2

1: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2:北京体育大学

一、中国体质研究的理论基础

体质是人类生命过程中独有的特性。体质最早来源于构成和组成,它的原始定义为:某一个体的一切生物学特征的总和。

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文化历史的文明古国,体质研究也是其中一个部分。祖国医学强调“形神合一”是生命存在的基本特征;形即形体,神即生命机能,神生于形,形主宰于神,神依附于形,神明则形安。形神合一就是指形与神是人体不可分离的统一整体。形体健壮则精神旺盛,生命活动正常;形体衰弱则精神衰弱,生命活动异常;形体衰亡,生命便告终结。

创作于战国、秦汉时期的《黄帝内经》,就对体质和体质养生有过详细的论述,《灵枢·通天篇》中就根据人体阴阳多少,并结合体态和体格特征,将人体分为“太阴”、“少阴”、“太阳”、“少阳”和“阴阳和平”五种类型,并明确指出长期阴阳偏颇似病态的体质,只有经常保持阴阳相对平衡才是正常体质。在《灵枢·阴阳二十五人》中对人体体质类型作了进一步的论述,根据人的体形、肤色、性格、态度和对自然界的适应能力,把人体归纳为木、金、火、土、水五种类型;然后根据阴阳属性、五音太少和手足之阳经的左右、上下、气血之多少,五脏六腑之五别,将上述五种类型又细分为二十五个类型。《黄帝内经》对体质的论述可以称为中国古代医学理论的经典,它不仅详细论述了体质的概念,而且还阐述了体质与自然、先天和后天因素的相互关系。

随着历史的演变和科学文化的发展,体质的概念也在不断地完善和发展。体质的范围甚广,各学科均有涉及。中国学术界对体质思想的形成和理论体系的建立做了不懈的努力,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体质思想和理论基础。

(一)体质人类学

人类学作为研究人的科学,一直致力于研究人类的起源与发展以及人类所创造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起源与发展的科学。体质人类学是人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主要研究人类的起源与进化,人类不同体质特征的形成与分布规律,文化因素与人类体质之间的关系,人体结构与生理机能、人体测量、人类遗传与变异等方面的问题。

我国于20世纪初,开始有学者研究和介绍体质人类学,1907年,蔡元培先生留学德国时,攻读的就是哲学及人类学博士。1934年,厦门大学林惠祥教授编著的《文化人类学》中,首次提到体质人类学是人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后,由于历史原因,该学科的发展处在相对停滞状态。50年代以后,伴随古人类学、医学和考古学等学科的快速发展,给体质人类学的发展带来了生机。从此以后,我国人类学界将体质人类学划分为人类起源学、人种学、人体形态学、人体测量学和人类遗传学,在开展各类研究的同时,对人类体质学的内涵进行了重新界定。如1982年有人类学学会编辑出版《中国八个民族体质调查报告》,1983年黄新美编著《体质人类学基础》,以及同年邵象清编著的《人体测量手册》等著作均为体质人类学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在上述著作中,均从不同角度对体质人类学的内容进行描述。如《体质人类学基础》中,将体质人类学确定为研究人类体质及其类型在各历史阶段变化与发展的过程及其规律的科学;研究主题内容包括人类在自然界的地位,各人种各民族的体质特征及其形成过程,以及现代人各种体质类型和个体及年龄的变化,各种生活条件和社会因素对人体的影响等。以后,1991年出版的《人类学辞典》中,将体质人类学界定为是一门研究人类生物学的科学,该学科涉及到种族差异、人体发展、人体变化以及生态学和生物机体间的关系。1934年编印的《文化人类学》(林惠祥)于1996年商务印书馆再版,说明了体质人类学受到学术界重视。书中强调体质人类学即为“种族人类学”,即应用比较的方法研究各民族的体质特征,并寻找一定的标准,以审视各民族相互间的遗传关系,并依据之区分人类。

综上所述,体质人类学是从生物和文化结合的视角来研究人类体质特征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变化及其发展规律的科学。主要设计到三个主要内容:第一研究人类的起源;第二是研究人类不同体质特征的形成与分布的原理;第三是研究人类的生长和发育、人体的结构与机能的关系,以及人类遗传和变异的关系等。

(二)医学界的体质观

医学界对体质的认识起源于对病因等问题的探讨,医学界认为体质对于人类来说,其研究范畴就是针对人体结构和功能之间的相互关系。所以,体质是指群体和个体在遗传和环境的影响下,有机体在生长、发育和衰老过程中形成的结构、机能和代谢上相对稳定的特殊状态;这种特殊性决定了机体生理反应的特异性,机体对某种致病因素的易感性和所产生病变的倾向性。

医学界对体质的认识,强调了体质研究的重点是个体的特殊状态,带有共性特征的群体体质是建立在个体特征基础上形成的普遍规律;人体体质特征是从受精卵就开始形成,并伴随个体的生长、发育和衰老的全过程;且体质形成的机理是遗传和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但是,该定义忽略了心理状态对体质的影响,认为心理特征属于心理学范畴,属于气质问题,不应该纳入人体体质学研究范畴。

(三)体育界的体质观

“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作为新中国体育事业发展的方针,一致影响着我国体育事业的发展方向。体育界于20世纪80年代,将体质的为:体质是人体的质量,它是在遗传性和获得性的基础上表现出来的人体形态结构、生理功能和心理因素等综合的、相对稳定的特征(《实用体质学》)。该定义的体质主要包含以下五个方面的内容。

1)身体的发育水平:主要包括体格、体型、体姿、身体成分和营养状况等。

2)身体的机能水平:主要包括机体的新陈代谢状况和各器官、系统的效能等。

3)身体的素质和运动能力水平:主要包括速度、力量、耐力、灵敏、协调,以及走、跑、跳、投等身体的基本活动能力。

4)心理的发育水平:主要包括智力、情感、行为、感知觉、个性、性格、意志等。

5)适应能力:主要包括对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各种生活紧张事件的适应能力,对疾病和其他有碍健康的不良应激原的抵抗能力或抗病的能力。

体育界的体质观,首先比较注重机体是一个统一的、相互联系的整体,体质是构成人体各要素能力的一种综合体现,是人们生活和劳动的物质基础,是发展生产力的一种主要潜能;其次,强调了体质是人体身心两个方面密切联系的结果;第三,在承认遗传因素对机体作用的同时,强调了后天塑造的重要性;不同种族、民族、地域,以及不同性别、年龄的群体和个体,其体质发展既有规律性,又有特殊性,不应该是一个模式;第四,群体和个体的体质评价,应该从上述5个方面综合考虑,特别是儿童青少年群体;第五,既强调身体素质和运动能力是体格发育与生理功能水平的主要外在表现,又强调科学合理的体育锻炼是增强体质最有效的能动手段;第六,充分说明了体质研究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就其研究内容上看,各学科之间的相互交叉、相互联系非常密切。

“体质”是中国体育界关注和研究健康问题的一个独特视角。体质和健康属于人类自身所拥有的基本属性,人类具有的先天遗传和后天生存环境均会对其产生影响。从社会发展的角度看,国民体质的强弱,既是每个人身体健康的问题,也是关系一个国家前途的战略性问题。加强对国民体质和健康的研究,用科学的指标评价国民体质和健康状况,进而不断改善和增强国民体质,这是每一个体育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总之,体育界对体质的认识是建立在实践的基础上的,是建立在解剖学、生理学、生物化学、医学、心理学、社会学等学科基础理论之上的一门综合性应用学科。20年来中国体育界在增强人民体质的指导下,孜孜不倦的实践和体会着“体质”的实质。

二、中国体质研究的发展历程

人类的综合素质决定未来社会的发展。一个国家国民体质状况是其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从社会发展的总体趋势看,国民体质的改善和增强是国家经济发展的结果,同时也是社会发展的动力。

中国体质研究的发展得益于我国政府对人民群众体质健康的高度重视,“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体育事业方针促使着我国群众体育事业不断的发展,从建国初期“劳卫制”的实行,到20世纪90年代《体育法》和《全民健身计划纲要》的颁布,无疑不是我国群体事业发展的见证。尤其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综合国力大大提高,这不仅使国家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同时也为我国群众体育活动的繁荣发展提供了必要的条件。伴随我国群众体育活动的广泛开展和教育、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我国各族人民体质与健康水平有了长足的进步。

中国体质研究的起步和发展,同步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的发展进程。中国真正意义的大规模体质研究始于1979中国儿童青少年身体形态、机能和素质调研。随后以中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为契机,以扩展调研人群为突破口,深入延续开来,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体质研究成为我国群众体育发展、学校体育卫生政策的制定以及社会发展状况的重要科学依据。体质研究也逐步有单纯的学术研究逐步发展成为政府部门的监测工作与研究工作并行,并以法律法规的形式使其成为制度性工作,成为当前群体研究领域中较为活跃的研究方向。

(一)幼儿体质研究

11975年、1985年和1995年,在卫生部的领导下,组织了3次全国9城市(北京、西安、哈尔滨、南京、上海、武汉、昆明、广州、福建)06岁幼儿体质调研工作,调研主要内容包括身高、体重、坐高、胸围、头围和臂围等6项涉及到生长发育水平和部分健康的指标,调查样本量为15万人。

1998年,由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和中国关心下一代委员会牵头负责,在全国17个省会城市(哈尔滨、长春、北京、广州、昆明、上海、济南、南京、西安、成都、兰州、乌鲁木齐、拉萨、武汉、长沙、南宁)进行了36岁幼儿体质调研工作,调研主要内容包括形态指标7项(身高、坐

 

高、体重、胸围等)、机能指标1项(肺活量)和身体素质指标6项(网球掷远、走平衡木等),调
研样本量为35,564名(含5个少数民族儿童)。

(二)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

1、中国青少年儿童身体形态、机能和素质的研究

1979年,“中国青少年儿童身体形态、机能和素质的研究”揭开了中国体质研究的序幕,该成果被列为“1979年全国十大体育新闻之一”,并于1982年荣获国家体委科技成果一等奖,1985年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正是由于该项研究工作的完成,引起了政府和学术界的重视,也为中国体质研究的发展和学科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8111月,成立了中国体育科学学会体质研究分会,标志着中国体质研究作为独立的学科,在体育科学领域中占有了一席之地。

该项工作由原国家体委牵头,会同教育部和卫生部,共同领导进行了全国16个省会城市725岁汉族学生体质调研工作,依据统一方案对20多万全国大中小学生形态(15项指标)、机能(3项指标)、素质(5项指标)进行了测试,测试学校包括1210所,有1500业务人员参加了该项工作。

 

2、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

1985年起,针对全国在校大中小学生(722岁)的体质调研已经成为体质研究的重点领域,由教育部、体育总局、卫生部和国家民委联合牵头,先后于1985年、1991年、1995年、2000年和2005年先后实施了五次全国范围内的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该项工作现在已经成为教育部和体育总局联合负责的常设工作。

1985年:这次调研是继197916个省市青少年体质调研后,由教育部和体育总局等共同领导的全国首次大规模学生体质调研工作,共调查了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28个民族7-22岁学生902337人,测试指标有身体形态、机能和素质共20项,健康指标有9项。调查规模之大,测试指标之多,在世界上也是罕见的。特别是对少数民族学生体质的大规模调研,填补了我国的空白。

1991年:是我国首次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监测工作,本次监测涉及到全国29个省区市的省会城市继郊区722岁城乡大中小学校汉族学生和17个少数民族的中小学生,测试人数达到242667人,监测指标包括形态、机能、素质和健康共计26项指标。

1995年:本次调研是我国第4次全国规模的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调查范围覆盖了全国30个省区市,涵盖汉族和20个少数民族学生,调查人数为308788人,其规模仅低于1985年。调研内容和抽样方式保持与1985年相同。


20002005年:为我国第五、六次大规模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从2000年始,学生体质调研工作(7-19岁人群)纳入到中国国民体质监测系统中,其调查内容、范围和抽样模式与1985年相同。

 

(三)成年人体质调研

为使体质研究更好的服务于社会,1994年,由原国家体育委牵头负责启动了全国职工体质调研工作,从此揭开了中国成年人体质研究的序幕,拓展中国体质研究领域。

11994年职工体质调研

此次调研是国家体育总局会同全国总工会共同领导与组织,调查对象来自21行业,分布在22个省区市64个大中型企业,获得有效样本112530人。通过这次测试,一方面了解了我国职工体质、健康现状和发展变化规律,另一方面利用测试数据,制定了《中国成年人体质测定标准》。

21997年中国成年人体质监测

为了做到长期动态观察中国成年人体质变化情况,国家体育总局于1997年在北京、天津、吉林、
辽宁、陕西、甘肃、青海、宁夏、山东、上海、浙江、江苏、福建、湖北、广东、云南、山西、河

 

南和重庆19个省区市,对10万成年人体质进行了首次监测,并建立了国家、省、地市监测中心及监测点四级监测网络,为最终构建中国国民体质监测系统创造了条件。

 

老年人体质调研


1998年,由体育总局牵头,在全国16个省区市开展了首次老年人群(6075岁)体质调研工

 

作,为构建中国国民体质监测系统奠定了技术和理论基础。

三、中国国民体质监测制度的建立与实施

在经历了多次的大规模体质调研的基础上,我国体质研究积累了大量的理论和实践经验。虽然我们有了针对不同人群体质调研的经验和研究成果,但对于全体人口(具有自主体力活动能力的人)同时进行的调研尚没有经验。体质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动态观察相同地区人口体质的时间变化特性,单一人群的研究很难全面分析我国各年龄人群间体质的内在关系及其随年代的变化特征。因此,在同一时间进行多年龄人群的监测将极大促进国民体质的研究,研究结果也将为增强国民体质提供有力的科学支持,研究和建立国民体质监测系统及其运行的科学性和可行性成为了体质研究的重要内容。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国家体育总局开始着手国民体质监测系统的构建,经过近5年的努力,体育总局联合教育部、卫生部等10个部委局,成功的于2000年进行了我国首次国民体质监测工作,这标志着我国国民体质监测系统的建立。但2000年开始的国民体质监测工作,不能简单的理解为国民体质监测系统的建立与运行,实际上是国民体质监测制度的建立与实施。这一工作不仅包含体质监测系统等,还包含着《国民体质监测工作规定》,从法规上保证监测工作以“每5年为一个周期”的制度性开展该项工作,定期向社会公布监测结果,为国家制定社会发展规划和科学指导国民进行健身活动提供依据。国民体质监测制度的建立与实施,不但是构建面向大众的全民健身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也是推动全民健身科学化,发挥体育增强人民体质健康水平功效的具体体现。目前,这一工作已经成为体育总局全面落实《全民健身计划纲要》,运用科学方法将国民体质作为国家资源加以管理和利用,为国家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服务的重要举措。2005年第2次国民体质监测工作的顺利开展和成功完成标志着国民体质监测制度的完善。

(一)国民体质监测系统

该系统主要有以下子系统组成。

1、组织体系

国家体育总局会同教育部、科技部、国家民委、民政部、财政部、农民体协、卫生部、国家统计局和全国总工会10个部门组成“全国国民体质监测工作领导小组”,领导和协调国民体质监测工作;办公室设在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

各省(区、市)和承担国民体质监测任务的地(市)参照上述办法,组建了相应的组织机构,并具体负责本地区的国民体质监测工作。

2、技术保障体系

国民体质监测网络由国家、省(区、市)、地()(直辖市为区、县,下同)三级国民体质监测中心和体质监测点构成,从技术上实现和保障国民体质监测工作的顺利进行。

1)国家国民体质监测中心,设立在国家体育总局科研所,主要任务:

◆ 拟制全国国民体质监测工作方案;

◆ 培训全国国民体质监测工作人员;

◆ 协助进行国民体质监测器材招标,制作监测卡片、手册和软件;

◆ 指导、监督、检查全国国民体质监测工作;

◆ 编印监测工作简报,宣传、指导开展监测工作;

◆ 收集、整理、保存监测工作音像资料;

◆ 验收、汇总、统计运算和研究分析国民体质监测数据,向国家体育总局报送监测结果;

◆ 完善和管理国家国民体质监测数据库及相关资料档案。

2各省(区、市)体育行政部门在省(区、市)级体育科研或教学单位建立国民体质监测中心,该中心要有2名以上掌握相关学科知识的专业人员(其中至少一人具有副高以上职称),要具备体质监测和数据处理能力,配备必要的体质监测仪器和设备。具体承担以下任务:

◆ 拟制本省(区、市)国民体质监测工作方案;

◆ 培训本省(区、市)国民体质监测工作人员;

◆ 发放监测器材、卡片、手册和软件;

◆ 指导、监督、检查本省(区、市)国民体质监测工作;

◆ 编印监测工作简报,宣传、指导开展监测工作;

◆ 收集、整理、保存监测工作音像资料;

◆ 验收、汇总本省(区、市)国民体质监测数据,并连同监测卡片报送国家国民体质监测中心;

◆ 研究分析本省(区、市)国民体质监测数据,向省(区、市)体育行政部门报送监测结果;

◆ 完善和管理本省(区、市)国民体质监测数据库及相关资料档案。

3地(市)体育行政部门负责建立地(市)国民体质监测中心。该中心要有2名以上熟悉国民体质监测业务的技术人员,配备必要的监测仪器和设备。具体承担以下任务:

◆ 拟制本地(市)国民体质监测工作方案;

◆ 培训本地(市)国民体质监测工作人员,组建监测队,开展监测工作;

◆ 宣传监测工作,收集、整理、保存监测工作音像资料;

◆ 检查、验收、汇总监测队送交的监测卡片,完成数据录入并连同监测卡片报送本省(区、市)国民体质监测中心;

4地(市)国民体质监测中心根据承担的样本量,每种人群建立1-3个监测点。监测点要选择那些既能满足抽样要求(人数、年龄分布、性别等因素),又能够长期固定的单位。一般原则下,城市幼儿样本的监测点应设在幼儿园。城市成年人样本的监测点应设在基层单位。城市老年人样本的监测点应设在基层单位(样本从离退休人员中抽取)或社区。农村人群样本的监测点应设在行政村。

3、样本构成

监测对象为369周岁的中国公民,按年龄分为幼儿(36岁)、儿童青少年(学生)(719岁)、成年人(2059岁)和老年人(6069岁)四个人群。

1)基本要求

所抽取的对象为发育健全、身体健康,并具备生活自理能力、语言表达能力、思维能力和接受能力,能完成一般性体育活动的中国公民。凡心、肝、脾、肾等主要脏器有病者,身体残缺、畸形者,急性病患者或一月内患过高烧、腹泻等急性病、体力尚未恢复者及正处于月经期间的女性均不在抽样范围内。

2)样本类别及年龄分组

◆ 幼儿

分为城镇、乡村两类人群,按性别分为四类样本。以每岁为一组,四类样本共计16个年龄组。每个省(区、市)每一年龄组抽样100人,总样本量为1600人。

城镇幼儿是指父母拥有非农业户口,本人生活在城镇的幼儿;乡村幼儿是指父母拥有农业户口,本人生活在乡村的幼儿。

◆ 学生

分为城镇、乡村两类人群,按性别分为四类样本,以每岁为一组,四类样本共52个年龄组。每个省(区、市)每一年龄组抽样150人(其中19岁组仅抽100人),总样本量为7600人。

城镇学生是指父母拥有非农业户口,本人生活在城镇的幼儿;乡村学生是指父母拥有农业户口,本人生活在乡村的幼儿。

◆ 成年人

分为农民、城镇体力劳动者和城镇非体力劳动者三类人群,按性别分为六类样本。以每5岁为一个年龄组(2024岁、2529岁、3034岁、3539岁、4044岁、4549岁、5054岁、5559岁),六类样本共计48个年龄组。每个省(区、市)每一年龄组抽样100人,总样本量为4800人。

农民是指拥有农业户口、从事农业工作的人员;城镇体力劳动者是指拥有非农业户口、从事体力工作的人员;城镇非体力劳动者是指拥有非农业户口、从事脑力工作的人员。

◆ 老年人

分为城镇老年人、乡村老年人两类人群,按性别分为四类样本。以每5岁为一个年龄组(6064岁、6569岁),四类样本共计8个年龄组。每个省(区、市)每一年龄组抽样100人,总样本量为800人。

城镇老年人是指拥有非农业户口,本人生活在城镇的老年人;乡村老年人是指拥有乡村户口,本人生活在乡村的老年人。

全国共计计划抽样约458800例。

◆ 年龄计算方法

各年龄段人群抽取样本时,必须按照实足年龄进行,年龄计算方法如下:

测试时已过当年生日者,年龄=测试年-出生年

测试时未过当年生日者,年龄=测试年-出生年-1

4、指标体系

监测指标有两部分内容,一是检测指标(表1),二是问询指标。问卷指标主要涉及到监测对象的分类编码、人口学特征、生活习惯、日常体力活动和体育锻炼五部分。

 

1 各类人群的检测指标

类别

检测指标

幼儿

儿童青少年(学生)

成年人

老年人

36

712

1319

2039

4059

6069

身高

坐高

体重

胸围

腰围

臀围

皮褶厚度

安静脉搏(心率)

血压

肺活量

台阶试验

10折返跑

50

50×8往返跑

800跑(女)

1000跑(男)

立定跳远

走平衡木

双脚连续跳

斜身引体(男)

引体向上(男)

纵跳

握力

背力

网球掷远

坐位体前屈

闭眼单脚站立

选择反应时

俯卧撑(男)

1分钟仰卧起坐(女)

5、测量器材

测量器材是体质调研的关键环节,他直接决定的测试标的数据采集和数据结果与外系统的可比较性。这对监测工作来讲尤为重要,随着年代的变化新技术的使用,使得测试器材在外观、耐用性以及精度方面都有可能进行改进,因此,测试器材在改进中,哪些可变那些不可变,实际上是决定着监测工作的成败。因此,在2000年首次进行的监测中就对此问题进行了深入地探讨,在2005年的监测中着重对器材的技术标准,进行了较为全面的前瞻性的探讨,并重点对器材的耐用性、运输过程中的安全性等进行了等级提高,测量器材标准化已呈现雏形。

2 第二次国民体质监测器材名称与技术参数

序号

器材名称

量程与规格

分度值

精度

1

SGJ—Ⅱ型电子身高计

120205厘米

0.1厘米

±0.2厘米

2

身高坐高计

40150厘米

0.1厘米

±0.1厘米

3

RCS—Ⅱ型电子人体秤

0.0160千克

0.1千克

100千克,±0.1千克

100千克±0.2千克

4

FHL—Ⅱ型电子肺活量计

09999毫升

5毫升

±1%F.S

5

TJY—Ⅱ型电子台阶仪

 200/

1

±1

6

TQQ—Ⅱ型电子体前屈计

-2040厘米

0.1厘米

±0.1厘米

7

机械式体前屈计

-2040厘米

0.1厘米

±0.1厘米

8

WCS—Ⅱ型电子握力计

599.9千克

0.1千克

±1%F.S

9

BLJ—Ⅱ型电子背力计

10300千克

1千克

±1千克

10

ZTJ—Ⅱ型电子纵跳计

1099.9厘米

0.1厘米

±1厘米

11

DJZL—Ⅱ型电子单脚站立测试仪

2999

1

±1

12

FYS—Ⅱ型电子反应时测试仪

09.99

0.01

±0.01

13

平衡木

300×10×30厘米

14

皮褶卡钳

075毫米

0.5毫米

±0.5毫米

15

三角尺

060厘米

16

台阶

150×25×30厘米

17

软方块   

10cm×5cm×5cm

18

手持写卡器

19

电子秒表

024小时

0.01

±0.01

20

网球     

比赛用标准网球

21

尼龙卷尺      

0150厘米

0.1厘米

±0.1厘米

22

皮卷尺

030

0.2厘米

±0.2厘米

23

IC卡、读卡器

24

医用听诊器、水银柱血压计

注: 1. F.S表示全量程。2. 18项器材由北京鑫东华腾体育器械有限公司生产。(引自《第二次国民体质监测报告》)

6、质量控制体系

质量控制是保障国民体质监测工作顺利实施和科学性的重要基础,使国民体质监测数据质量的生命线,只有在相同质量控制下完成的数据采集才能进行比较。为此,为加强国民体质监测工作质量,在2005年的体质监测工作中专门建立和实施了国民体质监测工作质量控制。质量控制主要是对监测工作各环节的工作标准、测试器材及数据质量主要技术参数和工作方法做出了相应的规定。《监测工作手册》作为国民体质监测工作的技术准则和质量控制体系载体在实际工作中使用。主要涉及的层面是组织管理、监测过程和监测结果的质量控制。

7、数据分析系统

为了更有力地发掘体质监测的数据信息,在原有的仅采用专用数据统计软件对体质指标常规统计的基础上,研究建立了“国民体质测定标准”和“国民体质综合指数”的数据分析系统。这三种数据分析方法,基本涵盖了体质数据的三个层面的使用需求,一是从数据的总体去分析和比较体质的变化特征,二是分析比较不同体质水平人群的变化特点,三是从体质单指标分析人群体质变化的特点和规律。

8、技术培训

通过两次监测工作,基本形成了体质监测工作队伍的技术培训体系,包括教材、培训方式、考核内容等主要内容。

(二)主要研究内容与成果

上世纪7090年代初期我国的体质研究主要针对儿童青少年的生长发育过程的规律进行研究。采用的方法大都是单指标的常规统计结果的比较,分析年龄性别及地域的差异和变化规律。涉及到的指标也都是形态、机能和素质中的指标。研究方法是横剖面抽样测量。这期间研究主要结合1979年的青少年儿童调研、1985年的全国学生的调研和1991年学生体质监测。通过研究解释和发现了我国青少年儿童身体形态指标的非等比发展、男女身高的“二次交叉”等一些生长发育的规律。进入90年代后,在继续保持对儿童青少年的体质监测的基础上,开始重视对中国成年人、幼儿和老年人的体质状况进行探索研究。同时由于受到健康促进思想的影响,此期间进行的研究内容,由单纯的体质指标扩展到与体质状况有关系的生活方式方面,在早期主要涉及到体育锻炼的内容。并且开始尝试研究更为简易的体质评价标准,也即展开了体质评价的数学方法的研究。此期间的研究主要结合1994年全国职工体质调研;1996年《中国国民体质监测系统的研究》(国家科技部“九五”攻关课题);1996年《中国成年人体质测定标准》;1997年全国成年人体质监测;1998年全国幼儿和老年人体质调研展开。为实现国民体质监测系统的建立,在2000年前后开始了测试指标的研发、测量工作的电子化和自动的改进,以及信息化的尝试性研究。其间主要完成了以下主要科研成果。“国民体质监测结果纳入社会统计指标的研究”、“国民体质监测质量控制体系的研究”、 “国民体质状况与生活方式的关系的探讨”、“澳门市民的体质状况及与相关地区的比较研究”、“中国国民身体脂肪含量的研究”、“不同体质状况的人的适宜运动处方的研究”、“体质状况的变化对身体健康指标的影响”、“国民体质测定标准”、“中国国民体质数据库”以及“国民体质测定标准计算应用系统”等。这些研究有些是结合体质监测工作进行的,有些是专门立项进行有针对性的研究。实际上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我国体质研究领域围绕着国民体质监测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已开始有步骤地展开了科学研究工作。1995年的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工作,对学生的体质监测实际上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从2000年起学生的体质监测纳入到国民体质监测系统中。这些研究工作既为国民体质监测制度的建立进行了前期研究,同时又为国民体质监测制度的完善奠定了基础。研究方法和内容涉及到社会学、计算机科学、数学和生物的实验科学,从学科的建设上来看,大大地开拓了体质研究视界。特别是计算机科学的方法和技术的引入,极大提高了体质研究的效率,无论从数据采集、清理和统计,以及测试器材的自动化提升,无一不包含其内容。这些研究项目来自于实际需求,其研究成果正在我国的全民健身事业中发挥作用。

四、中国体质研究的发展趋势

(一)目前体质研究的不足

1、当前大众日益增长的多样化体育需求与保障措施和体育健身资源之间的矛盾,尤其是目前实效性较强的“个性化”科学健身体系还未形成,突出表现在国民健身意识增强的同时,健身指导方案的科学性和针对性还不能满足大众健身的需求。

2、体质评价方法和技术还不能满足国民在健身锻炼过程中具有人群特征,针对性强的运动能力评价和健身效果评价等,突出表现在国民体质评价方法敏感性和鉴别能力还有待于提高等。

3、运动增强体质和促进健康的理论体系还未形成,其结果造成了运动与体质,运动与健康之间的关系还有待于进一步证实,此外,保证健身锻炼安全性的方法和标准还未建立,表现在运动风险评估体系还未形成等。

4、全民健身服务平台和相应信息系统的开发还未实现,国民还无法从相关部门获得体质评价、运动风险评价和其他相关信息,其结果是不同程度的降低了大众健身的效益。

(二)今后体质研究的重点

体质测量与评价是体质研究的核心内容,对其展开研究不仅可以深化体质研究的科学性和针对性,而且还可以为国民体质监测工作提供重要的理论依据。在过去的一些时间里,我们在此领域进行了大量的尝试,获得了一些有益的研究成果,但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以及体质测量与评价的社会需求,此领域应当运用新的技术手段,探讨身体成分的内在特征与外在功能的关系:

1、身体脂肪测量和评价技术的研究

身体脂肪含量及其分布对身体的健康的影响较大,随着肥胖问题的世界性的蔓延,在此领域的测量和评价技术一直在发展变化着,然而,我国在此方面的研究向对薄弱。随着我国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快速提高,近几年肥胖问题已经成为影响我国国民健康水平的重要因素,因此,在我们目前的体质测量与评价的方法和评价标准,已不能满足社会的发展需要,急需解决这一关键技术。建立适合于不同层面的测量技术和评价标准。这一层面的研究不仅是解决脂肪含量的问题,同时也在解决人体的肌肉含量和骨骼健康的测量与评价问题。

2、心肺功能测量和评价技术的研究

在实验室中测量和评价人体心肺功能的指标相对成熟,但针对大规模人群的简易测量指标与评价标准的一直是体质研究中关注的内容。目前的指标在科学性方面还有待于提高。解决此方面研究的途径是将实验室的精密测量方法,转化成适宜大规模室外操作的简易测量,或通过间接方法以实验室测量方法为“效标”建立数学关系以实现测量与评价的关系,难点在于方法简化后的科学性的保持上。

3、肌肉力量测量和评价技术的研究

肌肉力量评价是一直体质评价的重要内容,肌肉力量的精敏或简易测量与评价方法都相对成熟。但在体质研究中对肌肉力量与体质的内在关系,以及肌肉力量与身体素质的其他指标的关系的研究尚不足,一些研究结果还很难解释人体体质的变化趋势或形成的原因。这直接影响到体质评价的准确性和科学性。很难为增强体质的运动健身提出合理化建议。因此,应重视单一指标的测量结果在多指标间的关系的建立,为简易多项指标全面评价人力量状况打下基础,同时为预测肌肉力量的变化提供可能。

4、普通人群心理状态评价的理论和方法的研究

伴随社会竞争的日渐加剧,普通人群心理问题越来越成为困扰人们的重大问题,如何在现有条件下,开展心理状态测量与评价理论和方法的研究,对于建立完善国民体质监测制度十分重要。应首先了解人的心理变化对体质总体水平的影响,在此基础上建立科学和可操作的测量工具。

5、普通人群适应能力评价的理论和方法的研究

适应能力作为中国体质评价的重要内容,由于受到研究方法的制约,至今依然没有一个较为完善的理论体系。适应能力是否属于体质的内涵,其评价方法或技术如何,都是当前需要关注的问题。

6、国民体质成因分析的研究

从体质的定义我们知道,一个地区,一个民族的国民体质的变化,除先天的遗传因素外,其在后天的环境(自然和社会两方面)影响,其实质是促进整体体质的变化的动因。因此,体质变化是渐进的缓慢的,但是发展的。国民体质监测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发现这种变化的主要因素,掌握其规律,给政府相关部门和社会提供建议,促进国民体质向良性发展,从而达到增强人们体质的目的。目前我们在国民体质成因分析,虽然引进一些社会学观点,但还没有脱离纯生物学角度分析问题的层面,一些研究还不能提出强有力的结果表明体质发展的成因。因此,在体质研究的成因方面,可针对大规模调查发现的普遍性问题,进行专题研究,结合体质测量与医学预防学、营养学、体育学以及社会学因素结合起来进行对多学科研究。从而发现国民体质变化的成因。

参考文献:

[1] Hoeger, WWKPrinciples and laboratories for physical fitness and wellnessEnglewoodCOMorton Publishing1988

[2] Hoeger, WWKLifetime physical fitness and wellnessEnglewoodCOMorton Publishing1989

[3] American College of sports MedicineACSM fitnessbookChampaign, ILHuman Kinetics1993

[4] David C NiemanThe Exercise-Health ConnectionHuman Kineticsm, 1998

[5]American College of sport MedicineACSM Fitness Book, Second EditionChampaign, ILHuman Kinetics1998

[6]Lawrence A GoldingYMCA Fitness Testing and Assessment Manual, Fourth EditionHuman Kinetic Publisher, Inc2000

[7] American College of sport MedicineACSM Guidelines for Exercise Testing Prescription , Sixth EditionLippincott Williams and Wilkins2000

[8] 体育测量与评价编写组.体育测量与评价.北京:北京体育学院出版社,1985

[9] 梁浩材.社会医学.湖南: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

[10] 匡调元.人体体质学-理论、应用和发展.上海:上海中医学院出版社,1991

[11] 陈明达,于道中等.实用体质学.北京:北京医科大学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联合出版社,1993

[12] 苏俊贤.运动与健康.台北:品度股份有限公司出品,2002

[13] 张胡德.《黄帝内经》养生全书-体质养生.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12-8

[14]  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查组.科学技术成果报告—中国青少年儿童身体形态、机能与素质的研究.北京::科学文献出版社,1982

[15] 学生体质与健康研究组.中国学生体质与健康监测报告.北京: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1993

[16] 国家体育总局科教司,中国国民体质监测系统课题组.中国国民体质监测系统的研究.北京: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2000

[17] 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2000年国民体质监测报告.北京: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2002

[18] 中国学生体质与健康研究组.2000年中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报告.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

[19] 国家体育总局、国家国民体质监测中心.2000年国民体质研究报告[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03.

[20] 中国群众体育现状调查研究组.中国群众体育现状调查与研究[J].北京: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1998.

[21] 国家体育总局.第二次国民体质监测报告.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07.